新闻中心

由产前亲子鉴定谈到亲子鉴定与责任担当

发布时间:2011-4-10      来源:admin      阅读次数:2312

  日前我的一位朋友陪她的同学去医院做产前亲子鉴定,我听说后甚为惊讶,这家伙,竟然乱套到连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都搞不清楚。前些日,又在媒体上看到一条新闻,说“产前亲子鉴定需求猛增”,到网上一查,才发现中国很多地方都在兴起产前亲子鉴定热潮!

  以前曾听说一个笑话,说一个孩子他爸很幸福地看到自己的孩子诞生,虽然皮肤长得黑点,毕竟健康可爱,可是越长越黑,长成了一个黑人,玩笑开大了,幸福也随之消失,只恨自己当初没有进行“出厂鉴定”。

  如此看来,所谓的亲子鉴定,并不是要鉴定孩子,而是为孩子找爸,所以,准确的名称应该叫“亲爸鉴定”。这绿帽子好确认,但此事很难让人有一个“绿色心情”。因为作为“爱人”关系的男女,本应该彼此最亲密、最信任,但是这种最基本的信任关系已经在这一“鉴定”行为中破产。那么,可以想象,社会上一般的人际关系还有什么信任可言?莫非,进入技术时代,我们必须通过精确的技术鉴定,才能确证彼此的信任,道德的存在?

  性的开放与自由,某种程度上是社会开放与自由的试纸,而开放与自由的社会是我们所向往的。只是我想,我们必须对开放与自由有一个基本的认识,那就是,开放与自由肯定不等于胡搞乱来。如果说开放与自由是文明的,或是指向文明的,那么开放与自由一定是基于每个人对自由的边界的恪守,否则,这个开改与自由一定是疯狂与混乱的。疯狂与混乱肯定有代价的,可是谁会成为这个代价最大的买单人呢?毫无疑问是孩子,而孩子是多么的无辜!要不是因为技术帮忙,当一个孩子来到这个世界,连自己的爸爸是谁都不知道,这确实令文明有一点尴尬,即便为孩子着想,人们也要有基本的警醒和约制。

  从某种意义上说,亲子鉴定就是“文明鉴定”,可以说是社会文明之路的必经,也可以说是社会文明的不足,这需要每一个人都对自己、对他人负起责任来才好。□廖保平

返回>>Top︿